178彩票网官方下载-黎巴嫩政府集体辞职:腐败、宗派倾轧和内阁外的政治游戏
“我今天宣布本届政府辞职。”8月10日,黎巴嫩总理哈桑·迪亚卜(Hassan Diab)在贝鲁特大爆炸后的第六天郑重作出内阁集体辞职的声明。在他讲话的同时,抗议者已经连续第三日在黎巴嫩国会附近的大街上示威。
“愿上天保佑黎巴嫩。”这名仅仅上任半年多的落寞总理在电视直播中沉重地重复了三遍这句话。
听说总理要发表讲话的第一时间,22岁的詹娜就已坐在电视机前准备见证这一刻。这名从去年10月起就一直在参与民众抗议的女大学生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这一刻很重要,但仅仅是开始,通向‘新黎巴嫩’的路还很漫长。”
最后一根稻草
由于在解决经济问题上缺乏进展,去年12月上任的迪亚卜已经受到巨大压力。而上周震惊世界的贝鲁特大爆炸成为了压垮迪亚卜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这场造成百余人死亡、数十万人流离失所的灾难进一步加剧了民众对政府腐败、无能和疏忽的指责。
对爆炸原因的初步调查指向了政府部门的失职:两千多吨爆炸物被扣港口七年无人问津,海关称多次致信法院要求港口处理爆炸物,总统称三周前才收到港口有危险品的通知,却将责任推诿给上一届政府。
据美联社报道,爆炸发生后的第二天,约有20名黎巴嫩官员被逮捕,其中包括黎巴嫩海关部门的现任及前任负责人、港口部门负责人。此外还有数十名更高级别的官员遭到质疑,其中包括两名前内阁部长。
但民众对迅速开展的问责行动并不买账。爆炸发生后的第三日,数千名抗议者走上了距爆炸现场不远处的国会广场和烈士广场进行反政府抗议。而让詹娜等抗议者更加愤怒的是,政府“安排那些本应该参与救援和重建的警察们去对抗自己的人民。”
在迪亚卜宣布内阁集体辞职之前,他的20位内阁部长中已有4位辞职。但迪亚卜在爆炸刚刚发生后并不愿辞职,而是希望将辞职期限宽限两个月。然而,迪亚卜未能阻挡民众的呼声。在10日的辞职讲话中,他终于将自己置于人民的立场,并指出黎巴嫩的问题在于长期腐败。
“我发现腐败制度大于国家制度,国家受这种制度约束,无法摆脱。”迪亚卜表示,他和自己的内阁成员发现,他们的努力被一些握有大权的政治“代理人”所阻挠。
“这是黎巴嫩的悲剧……我们将后退一步,与人民站在一起,与人民进行一场变革的斗争。”迪亚卜在讲话中表示。
迪亚布是一名工程学教授,此前曾担任黎巴嫩教育部长,是黎巴嫩政坛此前少有的技术官僚。前总理萨阿德·哈里里去年10月在一片抗议声中辞职后,迪亚卜在伊斯兰教什叶派真主党与总统米歇尔·奥恩领导的基督教马龙派政党共同的支持下宣誓就职。
《纽约时报》报道称,人们普遍认为迪亚布是一位经验不足但雄心勃勃的“局外人”,在他上任前,黎巴嫩的许多问题都已根深蒂固,他发现自己无力扭转局面。黎巴嫩媒体则普遍认为,新一届政府没有自主权,而是受背后的政治精英操控。
“黎巴嫩政府之所以缺乏治理能力,是因为政治精英缺乏治理的意愿。治理能力随时都可以提高,政府只是不关心人民生活的水深火热,他们只关心在宗派制度下如何操弄政治。”贝鲁特美国大学历史学系讲师、《黎巴嫩山的冲突:德鲁兹人、马龙派教徒和集体记忆》一书的作者马克拉姆•拉巴哈(Makram Rabah)对澎湃新闻表示。
“(既得利益者)不允许社会流动,那些优秀的人才都离开了,政府里剩下的人都是一些大行贿赂的腐败官员。”拉巴哈认为,黎巴嫩真正的问题是,社会精英只关注如何通过统治获得资源,对人民关注的经济、教育、公共安全等问题漠不关心。
重新洗牌,还是再走老路?
内阁辞职后,詹娜等抗议者认为抗议“获得了初步成果”。半岛电视台报道称,贝鲁特美国大学教授拉米·霍里(Rami Khouri)将过去一周的事态发展描述为“刚刚拉开帷幕的黎巴嫩现代政治治理的历史性转折点。”
据霍里所说,黎巴嫩目前有两支主要的力量,一支是真主党及其盟友,另一支则是抗议群众,后者涵盖了各种各样的人,但确实代表着黎巴嫩大多数民众。“问题是,他们现在必须要进行认真的谈判。”霍里指出,最终有可能成立一个负责解决黎巴嫩关键问题的“混合政府”。
但也有悲观的声音认为,内阁集体辞职可能会将黎巴嫩推向更危险的境地。
“内阁辞职会让黎巴嫩的经济陷入更大困难,也会加剧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黎巴嫩大学国际问题学者塔玛拉·巴鲁(Tamara Baru)对澎湃新闻表达了自己的担忧,“我们需要一个政府,黎巴嫩人民已经承受不起更多。”
在贝鲁特大爆炸发生后,黎巴嫩国会128位议员当中至少已有7位已经辞职,这并不足以推动新一轮选举。因此,在各派系商议新总理人选期间,迪亚卜将继续担任看守政府总理。《纽约时报》分析认为,这意味着黎巴嫩政府在建立新内阁之前可能会一贯地“反应迟钝”,而这种状态可能还将延续数月。
8月10日晚些时候,总统米歇尔•奥恩接受了迪亚卜的辞职。总统接受总理辞职后,将在各党派的推举和协商后任命下一位总理,新总理再任命下一届内阁成员。但詹娜对澎湃新闻表示,抗议者并不想要这种“轮回的游戏”,而是想要让议会改头换面。
议会中的派系倾轧一直是黎巴嫩政治进程运转的障碍。据黎巴嫩媒体报道,前总统米歇尔·苏莱曼2014年5月卸任后,过了近两年半的时间议会才选出现总统米歇尔·奥恩,在此期间经历了45次推迟总统选举投票,原因是各个阵营之间无法就总统人选达成共识。而前总理哈里里辞职后,议会就新总理人选的争执又拉锯了两个多月。
“虽然他们辞职了,但是对抗还会继续。”拉巴哈对澎湃新闻表示,“在黎巴嫩,真正的政治发生在内阁之外。”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